设计动态

亵渎章一末路全搭配

2020-05-21 11:30:48 来源: 武汉家居网

亵渎 章一 末路 全

章一末路全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将整个山林染成一片金黄,宿鸟大片大片地飞回林中,狼嚎鸟鸣交相呼应着,一片祥和气象。

在一处清溪边上,扎着一个小小的帐篷。帐前燃着一堆篝火,火上正烤着一条鹿腿。罗格悠闲地坐在火旁,转动着烤鹿腿。他两个耳朵一动一动的,仔细倾听着远处小溪里传来的水声。一里之外的地方有个小湖,安德罗妮正在那里洗澡呢。

罗格虽然有心看,却没有那个本事接近她而不被发觉。何况,安德罗妮从上到下哪一块地方他没有看过?虽然以安德罗妮这种倾城美人,看一次是绝对不够的,就是百次千次,也是远远不够的。

远处溪流中蓝光突然一闪,紧接着传来一声野兽临死前的嚎叫。罗格心下暗自庆幸,还好没有去看安德罗妮出浴。她显然是在浴场周围以星空斗气设下了许多陷阱,不用说,这就是防着自己的。

他哼着小曲,心情舒畅地烤着肉。有安德罗妮这个大美人相伴,山林中的生活一下子变得丰富多彩起来。至于那两个重伤的天使,他倒不担心。依他下的魔法标记来看,这两人二天的功夫不过逃出二百公里,以二人的武技水平这是绝不可能的事,那就只有一种解释,他们的伤势或者是毒势已经发作了。过了今夜,明天他和安德罗妮就要一鼓作气追上这两个倒霉鬼了。

至于为罗歇里奥家族效力,那不过是一张空头支票罢了,这等百年大豪门里面藏龙卧虎的,还需要自己这么一个小角色吗?真弄不清楚大卫和安德罗妮为何一直要把自己拉拢过去。好不容易才从巴伐利亚这辆战车上下来,难道马上要上一辆新战车吗?开玩笑,还是先过两年快活日子再说吧。

他突然想起大卫则和他提过的招婿之事,说的不会是安德罗妮吧?他微笑着摇了摇头。不会的,肯定不会的。安德罗妮的怪癖他这个哥哥不会不知道,而且看起来他也根本约束不了这个妹妹。若让安德罗妮嫁给自己,那可同时得罪了芙萝娅公主。公主绝不是好惹的人,这一点罗格深有体会。细想起来,出道这么久,真正让他吃亏的事几乎没有,自己也就是被公主给狠狠收拾过一次。自然,被阿泰斯特出卖那一次也算,不过那不是他的错。

罗格取出一把从龙窟中得来的镶金带银的魔法短剑,把烤鹿腿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方肉。其实这把短剑本身并不如何锋锐,仅仅是经过了魔法的初步强化。但好处在雕饰和镶嵌,是真正的艺术品。看来曾经是某个不懂武技,却精通艺术的大贵族的收藏品。在罗格眼里,这把剑代表的金币价值比其它的要高,如此而已。

肉切好,一阵轻风掠过,安德罗妮已经回来了。她从小帐蓬里抽出一块毛毯,坐在了上面,又将湿漉漉的长发披散开来。

罗格盯着她雪白的赤足,看得目不转睛,笑道:“大小姐,你还是早早修成圣骑士的好,这样在森林里行走,也不会脏了你的脚。”

安德罗妮哼了一声,冷冷地道:“难道你对男人也这么感兴趣吗?要不是那头死龙的龙息把我的精灵披风给毁了,我用得着这样吗?但你想我用那些臭男人用过的东西,想都别想!你不是说你是炼金师吗?怎么一双靴子做了一天还没做好?”

罗格笑道:“做魔法靴子我可没有材料,普通的靴子是没问题的,可是这东西可不同于披风的,一定要合脚才行。我又不是鞋匠,不知道你的脚型,怎么做得出来?”

“那你要怎样?”

“想要双合适的靴子,就只能先委屈大小姐一下了。”罗格笑得阴险,伸手就向安德罗妮的赤足碰了过来。

安德罗妮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她手轻轻一动,碧落星空就抵上了罗格的咽喉。她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起,轻轻地道:“你是不是以为那件事后,我没有杀你,就意味着你还会有机会呢?千万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好吗?”

罗格眨了眨眼,道:“我只是需要知道你的脚型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我还需要占这种小便宜吗?你也不能整天提着斗气飞来飞去的吧?”

安德罗妮气得要命,却拿他没有办法。她取出一块丝巾,扔给了罗格,恨声道:“垫上你的脏爪子!你要是敢碰到我一个指头,我就杀了你!”

说罢,她紧紧地闭起了眼睛,紧张得有些发抖。

胖子大喜过望,接过丝巾垫在手上,捉住了安德罗妮的左足。安德罗妮全身一振,闭目咬牙苦苦忍耐着。

罗格一寸一寸地细细捏着她的小脚。从近处看,她的纤足纤巧柔美,雪白的肌肤几乎是透明的,但纤美的线条中又似隐隐蕴含了极大的力量。他立刻想起她身上的种种妙处。

“你碰够没有?!”

罗格耳边突然嗡地一响,眼前金星直冒。原来被安德罗妮用碧落星空在头上狠狠地敲了一记,还好是连着剑鞘。但就是这样,透出的星空斗气也让罗格一阵晕眩,胸口烦闷,忍不住要呕吐出来。

还没等他吐出来,安德罗妮已是如一阵风般飘出,伏在溪边拼命地呕吐起来。

罗格万料不到是这个场面,面红耳赤,张口结舌。

他飞奔过去,想给她拍拍后背。虽然在呕吐中,但安德罗妮的剑鞘如同长了眼睛,从她腋下伸出,沉重而准确地击中了罗格的胃部,让胖子倒吸口凉气,整个人僵在了原地。

“你还想碰我!离我远点!”安德罗妮怒喝一声,剑鞘一勾一送,胖子就如断线风筝一样,飞回了原地。她转头又呕吐起来。

过了片刻,安德罗妮这才走了回来,她的脸上现在已是全无血色。篝火旁的罗格正哼哼叽叽地揉着肋骨,一幅有气无力的样子,脸上的绿气又重了几分。

安德罗妮这才想起来罗格还有余毒未消。龙息之毒何等厉害,罗格不死已经是奇迹了,哪还经得住她这么大力的击打?再说,魔法师的体质之差,众所周知,被她这个一只脚踏入了圣域之人下意识地给了一记,居然还没断上一排肋骨,胖子可算是皮糙肉厚了。

“你……你没事吧!”安德罗妮有些歉意,语声却仍是冷得要命。

罗格翻了个身,长出一口气,道:“没事….还好一根骨头没断!大小姐,我好歹是个魔法师,您下手能不能轻一些?有哪个魔法师经得住你这一记的?要不是我平日不大用功,好吃懒做,养出了一身肥肉,这一摔还不要了我半条命?龙毒要是再发,这次我可不见得挺得过去了。”

安德罗妮有些窘迫,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她隐隐觉得事情似乎不是罗格说的那样,但又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了。过了半晌,她才开口:“我……我是无意识反击的。我……受不了被男人碰……完全受不了……所以才……你没摔死就好了!”

扑!罗格一口水喷了出来。“没摔死就好了!”这是什么话?他目光怪异地盯着安德罗妮。直看得她面红耳赤,继而左顾右盼,然后低头不语,最后是对着他怒目而视,一举把罗格盯了回去。

两人吃完烤肉,罗格就取过了鹿皮,用短剑切成了几大块。然后又是盯着安德罗妮的脚猛瞧,口里念念有辞的。

安德罗妮大怒,罗格却说是为了制备靴子的需要。她明知此话不尽不实,但实在不愿再赤足行路,一咬牙,索性将双足伸出,让罗格看个够。自己则扭过脸去,欣赏起风景来。

罗格也不敢做得太过主频为2.4GHz火了,反正细水长流,日子还长着呢,总有机会将这大美人彻底制服。连迷奷这一关都过去了,其它的还困难吗?只是她这极度厌恶男人的怪癖,得想个什么办法来给去了才是。

其实办法他早就有了。那就是埃丽西斯留下的黑水晶中记载的魔法:强力魅惑。只是这个魔法从复杂程度和魔力要求来看,仅仅比较人偶魔法差了一点而已。随着对魔法认识的深入,罗格早就推翻了人偶魔法只是八级魔法的想法。那么这个强力魅惑看起来至少也是八级魔法。要想用它,那可有得等了。

胖子收回了心中的绮念,凝神对着地上鹿皮施起魔法来。他还是第一次使用五级魔法构造术。这个魔法只能把材料变成一般的装备,既不能将材料直接变成魔法装备,也不能对魔法装备进行改造。除了眼下这种一穷二白的逃亡生涯或者是探险冒险,用处可以说是零。

一阵魔法火焰闪过,一双丑陋无比的靴子出现在罗格面前。他随手把这双靴子扔到一边,反正安德罗妮是决不会穿这种东西的,不如少碰个钉子。

他拎过另一块鹿皮,再一次开始施法。

第二双靴子至少有了个靴子的样子,不过还是要扔掉。

第三双就好得多了,虽然品味不怎么样,但你能指望魔法会懂得时尚流行吗?其实这只是罗格的借口,真实的原因是他的品味太差。然而这双靴子小了许多。于是罗格借机又看了一翻安德罗妮的赤足,只是这一次,吃过苦头的她无论如何不让罗格再动自己一根指头。

终于安德罗妮有了合适的靴子,罗格的魔力也消耗得一干二净,卧在火边,沉沉睡去了。

月上中天,星河如梦。

睡梦中,罗格突然听到一阵轻轻的抽泣声传入耳中。他猛地清醒过来,人不动,精神力迅速扫描了一遍身周,没有发觉任何异常,这才睁眼坐起。

抽泣声传自安德罗妮所睡的小小帐蓬。

罗格默然片刻,轻轻叫了一声:“安德罗妮……”

抽泣声突然停止了,过了一会,传来了她冷冷的声音:“什么事?这么晚了。”

罗格长叹一声,仰天躺下,看着天上的星河,道:“你想起了芙萝娅公主吗?”

小帐蓬里静了一下,才传出她的声音:“用得着你管?我就是有这爱好,又怎么样?”

罗格慢慢地道:“我也很想念埃丽西斯……”

帐蓬里“咦”了一声,安德罗妮的头探了出来,一双还有些红肿的大眼睛盯着罗格看个那就是“保卫英国所需的战机、飞行员和系统我们一应俱全”。不停。“埃丽西斯?她,她不是奥菲罗克的人吗?你喜欢的人是她?难怪你会和她一起逃跑。说起来,还真不象你啊!不过我那两个哥哥对你可是很赞赏呢。就是这件事上你还有些象个男人!”

罗格苦笑一下,道:“我知道她是奥菲罗克的人。她……她心里也只有奥菲罗克。不论从哪一方面看,我都没办法和他比的,所以,我也从来没有妄想过有一天能够拥有她。可是……和她一起躲避教会追杀的那个夜晚,却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难怪,你这个教会正当红的守护骑士会突然变成了渎神者和异端。你辛苦经营那么久的事业,就这样全部放下了?”安德罗妮冰冷的脸上此刻柔和了许多。

“不放下还能有什么办法?我还年轻,还输得起。钱没了可以再赚,权势没了可以再去争。可是埃丽西斯……我只有那么一个机会啊……若是跟她去成了魔界,那该有多好。”罗格叹一口气,又向安德罗妮问道:

“你们罗歇里奥家族不是向来都是莱茵同盟的重臣吗?你和芙萝娅公主应该很是门当户对啊,虽然……嗯,你明白我的意思了,怎么你还会一副与她生离死别的样子?难道说你们怕斗不过教会和巴伐利亚大公吗?”

“我们家族……要和莱茵同盟决裂了。父亲已经决定了全力支持巴伐利亚大公。”安德罗妮平静地说。

罗格大吃一惊,道:“什么!罗歇里奥元帅叛变了?莱茵同盟所有重兵不都在罗恩公国吗,而且正是元帅掌兵……”

“叛变……”安德罗妮苦涩地一笑,“是这样的吧。父亲让我把芙萝娅留下,或者至少把她所有的神器都夺下来,可是……可是我根本办不到。你知道吗,她那天也是一样站在我的剑前,跟我说,要么杀了她,要不放她走。”

安德罗妮双手掩面,低低地抽泣起来,呜咽道:“罗格,你说,为什么我就做不到象你一样,抛下家族和她一起走啊?”

罗格笑道:“好了,安德罗妮,别哭了。你怎么能跟我一样呢?我抛下的不过是权势地位,可是你如果跟芙萝娅走了,以后在生死战场上面对的就是自己的父兄。换我是你,我也很难选。原来你让我帮你救出芙萝娅是这个意思。嗯,她是很危险的,同盟的兵力可是全在你父亲手里呢。”

他仔细想了一会,慢慢地道:“也许,时机到的时候,救她出来也不是不可能。不过,你一定要配合我。”

安德罗妮叹一口气,道:“她暂时还不要紧的,那家伙啊,太狡猾了,又有两件神器。可是我就怕她会死守王都,那就……那就……”

罗格突然想起一事,声音中竟然有些颤抖,问道:“元帅既然支持巴伐利亚大公,怎么会…..怎么会让奥菲罗克回来送死?”

安德罗妮想了想,道:“这个……我也不大清楚。我对他们那些事一向不大感兴趣的。我好象听哥哥提过一次,说父亲对奥菲罗克也是非常惋息的。”

罗格紧张之急,问道:“那么,他知道教会准备烧死埃丽西斯吗?”

安德罗妮摇了摇头,肯定地道:“我们都是在当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之前只知道教会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仪式要举行,提前几天就把广场给封闭起来了。我是好奇,所以去偷看,这才知道原来要烧死的是埃丽西斯。”

罗格平静了下来,百思不得其解。光明教会是如何得知埃丽西斯的魔族公主身份的?也许问题的关键是在叛变的阿泰斯特身上。

他暂时把这个问题放在了脑后,笑问安德罗妮:“大卫总对我说要招婿,不会指的就是你吧!要是这样,我早就该同意了!”

安德罗妮脸上突然变得通红,怒道:“你还敢打我的主意!要不要我用星空斗气把你变成一块水晶?哼!”

罗格嘻皮笑脸地问:“那能是谁?我要认真考虑一下了。还不知道你有几个姐妹呢!”

安德罗妮恶狠狠地白了罗格一眼,才道:“我两个姐姐都已经嫁人了,我还有三个妹妹。凯瑟琳现在号称王都第一美人儿,你就别想了。也就是卡罗琳有点可能,她脾气不好,身体差,母亲家族的历史也不够悠久。”

“王都第一美人儿?”罗格似笑非笑地望着安德罗妮美得不可方物的脸蛋,道:“我看你才是王都第一美人吧。”

安德罗妮脸上一冷,道:“太晚了,我不陪你疯了。记住!明天一定要抓到那两个杂碎!我去睡了。”说罢,她转身钻进了小帐蓬。

不经意间,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天还未亮的时候,安德罗妮和罗格就出发了。

自服了天使之泪,安德罗妮明显武技又上了一层,她在林间穿行宛如幽灵,迅捷无比。

可是罗格始终紧紧地跟着她,未曾有落后。

听到身后树林中迅速接近的响动,安德罗妮也不知是好气还是好笑。她一转身,又隐入了森林中。

哗拉,一只巨大的灰色蜘蛛从树丛中跳了出来,它毫不迟疑,向安德罗妮消失的方向紧追下与会司法部长高度评价第一次会议对成员国间法律合作发挥的积极作用。去。罗格给自已施展了羽落术,正安安稳稳地坐在灰色蜘蛛的背上,逍遥自在,好不快活。

这是罗格想出来的赶路妙法。他召唤出了一只巨大的丛林蜘蛛,让它攻击安德罗妮,自已就坐在它背上。安德罗妮在前面跑,丛林蜘蛛就只知道在后穷追不舍。安德罗妮速度虽快,丛林蜘蛛也不慢。两人,不,应该是一人一蜘蛛就这样迅速在森林中移动着,把安静的森林搅得鸡犬不宁。

二人登上一座山丘,罗格将丛林蜘蛛送了回去。他掏出一颗绿龙龙眼,装模作样地摆弄一番,向下面一个山谷一指:“他们就在那里,绝对没错!”

安德罗妮吓了一跳,大卫给她的水晶球可是号称精度超过了教会著名的天境轮盘的,但都没有这么准确。罗格随便挖了颗龙眼就能做到这点?自己怎么无论如何也看不出这颗龙眼是干什么的呢?她隐隐嗅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绝错不了!我们快去,别让他们跑了!”罗格似是无意,一把拉起安德罗妮的小手,就欲往山下冲去。

安德罗妮冷哼一声,纤手反过来一扣,就将罗格带着在空中转了两个圈子,然后将他往地下重重一掷,一脚踏住。

罗格在她脚下叫道:“大小姐,你手太重了点吧,唉哟!再不快,他们可要跑了!”

安德罗妮哼了一声,眼睛微微眯起,周身斗气升腾。她带着一道蓝色焰尾,闪电般向山谷中冲去。

罗格爬了起来,看着她远去的身影,嘿嘿一笑,给自己加上了加速术,发起蛮力,低头弯腰冲下山去。速度之快,竟然比安德罗妮也差不了多少。

一进入山谷,他就看见安德罗妮呆呆地站在那里。他有些奇怪,过去一看,也愣住了。

山谷中的空地上摆着两块巨大的岩石,岩石上插着巨大的十字架。卡拉杨和克里斯玛正被钉在十字架上,已是奄奄一息。数个持弓箭的骷髅在周围游荡着,有乌鸦或者是秃鹫想落在两人身上的时候,这些骷髅守卫们就会一箭射去,将这些贪婪的食腐者一一射杀。

山谷中弥漫着奇异的恐怖气氛,完全见不到任何稍微大型一点的野兽或者是魔兽的踪迹,,否则以这些低等的骷髅守卫的实力是守不住这里的。然而是什么让这些野兽和魔兽们避开了这里呢?

趁着安德罗妮还在发呆的当口,罗格迅速打量了四周,最后目光落在钉住卡拉杨和克里斯玛双手的四根深灰色骨刺上。他从上面感应到一丝熟悉的味道,这些是格利高里身上的骨刺吧?这些骨刺插在这里,看在那些野兽和魔兽的眼睛里,就意味着这是骨龙的地盘。野兽天生的本能使它们远远地绕开了这块山谷。

看着面容枯槁的末日审判团的二大巨头,安德罗妮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无法相信,这就是手握生杀大权,实力惊人、威风八面的卡拉杨和克里斯玛?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将他们两个人打成这样,钉在十字架上慢慢等死?

安德罗妮从他们身上完全感应不到一丝斗气的波动,往昔二人无形的威压也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或者说,这两个人现在就连普通人都不如。一般的强者受伤再重,她多多少少能看出来伤者以前拥有的实力。可是这两个人,如果她不认识的话,一定会判断成是普通人的。他们的力量哪里去了?这绝不仅仅是斗气被耗光这么简单,而是所有的斗气根基都消失了!

卡拉杨微微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了模糊的两个人影,他张了张嘴,却只有一片沙哑而不成语调的声音传出来。他眼前蓝光闪动,身子一软,摔落下来。

安德罗妮左手轻挥,带出一道柔和的气流,将卡拉杨轻轻托放在地上。她又挑飞了克里斯玛手腕中的两根骨刺,将他也从十字架上放了下来。

她这个动作立刻引来了骷髅守卫们的注意,几支劲箭向她激射过来。安德罗妮随手挥出几道剑气,将这些骷髅守卫们绞成了骨粉。她有些奇怪地看了罗格一眼,问道:“这里这么多不死生物,你怎么不放一个驱散死灵的魔法?难道什么都要等我来不成?”

“有你这个剑术大高手在此,还用得着我吗?”罗格嘿嘿一笑。其实他是有苦衷的,他本身是个死灵法师,这个魔法在他使出来就变成了控制不死生物了。高级的不死生物会跑掉,可是这些低等骷髅兵只会被完全控制,过来听他的号令。这样一来,安德罗妮立刻会知道他死灵法师的真面目。

检查过卡拉杨和克里斯玛之后,罗格不由得在心里暗骂。风月这个吸血鬼只给他留下了两具空壳,所有的神力都被抽得一丝不剩,这不用说,明显都被风月拿去进补了。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信守诺言,给自己留上一点好处。

宝宝积食吃什么消化不良
补肾固精的中成药
脑供血不足不要吃什么食物
孩子容易积食怎么调理
大连白癜风好的医院
脑梗塞手术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