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荒神归来第二百六十二章金之巨剑二更搭配

2020-06-02 10:03:13 来源: 武汉家居网

荒神归来 第二百六十二章 金之巨剑 (二更)

孟野听到这句心里疑惑更深了,刚进屋时就感觉到这个浑身金属味儿的大胡子满腔愤怒。

他看向刀无影,问:“不是朋友么?”

“以前是,现在不是,以后不知道是不是。”刀无影一脸无奈地回答,又补了一句:“但不是敌人。”

大胡子男人哈哈一笑,对孟野吼:“朋友?你得有这个资格!”

话音未落,孟野便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意念锁定了自己,并且有轻微的困缚效果,似乎腿上有铁链之类的东西,还没来得及思索,一根小腿粗的尖头玄铁棍已经电射至面门。

这根尖头玄铁棍由精壮大胡子的掌心凭空出现,跨越近十米的客厅来以孟野跟前,仅仅是眨眼间,那边离手,这边即到。

因为速度太快,来势太猛,孟野上丹田中的龟甲并不知道主人会做出何等应变,它第一时间飞出,化为一人高的龟纹巨盾,挡在前面。

尖头玄铁棍就要接触龟甲的瞬间,孟野从原地消失,出现在大胡子的身后伸手抓住它的衣领,轮起来就朝地上贯去。

将大胡子拎在半空时,孟野才发现,此人远比正常人要重得多,这种正常体形的精壮男人,一般也就是一百八到二百斤之间,但大胡子足有六百斤之多。

这是体内存储了大量金属的原故。

大胡子没有预料到孟野能在自己的念锁下挣脱,但他反应及时,在空中变招,浑身爆射出几百根两米长的玄铁尖刺,像个大刺猬一样逼迫着孟野松手。

这招让孟野觉得新鲜,原来金之刀家对金属的运用,能达到这种级别。

他有心试试高级别修真者的招式对自己是否也只是撕衣服的效果,所以没有躲避,手上的动作也没有任何停顿,“嘭”的一声巨响,直接把这个大刺猬砸进了地板下。

孟野检查到血狼战袍被刺穿了,皮肤有轻微刺痛,但没有任何破损。

在刚才过程中,他发现自己被攻击的那个部位,皮肤下细胞中存储的灵气急剧质变,似乎组成了能抵抗攻击的盾甲。

这个过程太过迅速,而且无迹可寻,即使拥有“炼人”能力的他,也没能看出端倪。

.

在客厅里坐着的刀家众人依然面无表情地盯着孟野,但眼神却闪动不已,有惊诧、有不解、也有欣赏。

落在坑里的大胡子没有受伤,他的身体受金属之气锤炼,远比一般修真者坚韧。

孟野用“荡体.天眼”在尘土中清晰地看到大胡子的万千毛孔中快速渗出无数牛毛细针。他身上刚才的尖刺也在细小化。

这些针,有些急速向他射来,有些埋伏在坑中,还有些居被处罚降级后然穿入了混凝土里,企图转移到别处偷袭。

孟野闪退了五步的距离,双手朝空中虚抓。

“荡体.万控”。

经过在断命坑上空的强化练习,他现在已经完全熟练地掌握了这一招,并能将意识力同时放在无数目标之上。

大胡子的牛毛针,不管是正朝孟野射去的,还是正在混凝土中潜行的,或是躲在坑里的第二波,都被孟野的双手控制着,在坑上方、天花板的位置快速凝聚成一个大黑铁球。

刀家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他们没有想到,大胡子灌注了真气的牛毛细雨针,居然会被人收走。

下一秒,正准备从坑里跳出来的大胡子被黑铁球“轰隆”一声,结实的锤了一记。

幸亏是金之刀家,三宫镜以上的高手都拥有“钢筋铁骨”,如果是普通修真者,这下直接就把人砸成血泥了。

因为这铁球送亲亲哦”喊滴浑身酥软是由牛毛针组成,里面有锋利的金家真气。

孟野也发现了此人身体异常结实,所以才来这么一下重击,并不是要下杀手。

大胡子咆哮着要暴走,举着黑铁球站起,双手泛着银光,将他老婆十五年前出车祸瘫痪了黑铁球化成一张大,正欲再战时,就听到一声洪浑震心的声音鼓荡在所有人耳边:“够了。”

声音中没有怒气,没有杀气,听不到情绪,但声波强劲,足以震摄任何人。

.

孟野看着那个没有下巴的残疾老人,很好奇这声音是如何发出来的。

残疾老人的独眼瞅了大胡子一下,喉结振动,再次发出那威严的声音:“好在不是外人,不然这个脸我们还真丢不起。”

孟野这次看清了,这人居然没用肺部的空气催动声带,而是用体内澎湃的真气。

他的视线缓缓转向孟野,道:“小友,老夫手痒,玩一把如何?”

说完,也不等孟野点头,他的头顶就缓缓地显现出了一柄银色巨剑。孟野的“天眼”看得真切,这柄剑,没有使用金属分子夹杂在其中,完全由老人丹田凝重真气聚集。

剑宽两米二,厚三十厘米左右,长约五米。这剑横着放,不看厚度,完全就是一辆宝驴5系的尺寸。

中级轿车一样2月19日正常营业;世贸餐厅大的大号巨剑,没有剑柄,两头带尖,四面有刃。

“小友准备好了没?”残疾老人见孟野一直没动作,只是盯着他头上的剑看,发声问道。

“准备?”孟野这才明白,“你这半天没动,就等我哪?我以为你还要再加一些真气或是搞些变化呢。你开始吧。”

站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汪校长见老头子欺负小孩,抹着汗说:“刀,报仇找狼霸,别吓坏了孩子。”

“哈哈,老汪,要报仇还会等到今天?别拿话逗我,把嘴闭上,我下手有轻重。”残疾老头说。

孟野问汪校长为什么这老头子说话一会儿拽文,一会儿又白话,还有刀无影,当时在狼家吃饭时也是贤侄咸汁的叫,后来却又正常说人话了。

汪校长摸了把汗,心说这都要开打了,你肆无忌惮地跑题是玩哪出?故意让对方难堪?

但他还是简单地解释了一下,说拽文是圈里的官方语言,熟悉了之后或是私下里就会正常说话了。但这也是老派人物才这样,年轻一辈的几乎全说白话。

孟野点头,之前他还以为这些人修炼把脑子炼坏了呢。

.

残疾老人独眼中透着一丝慈祥的笑意,洪声对孟野说道:“说正事,老夫此招没有变化,直线杀过去,你可躲,可挡,也可逃”

孟野在心中哼了一声。满满的不爽。

这个老头子残疾得像被世界抛弃在臭水沟里的断肢,不管是眼神还是声音都裹着祥和,一幅绝世高人的模样。但这话里不知道有多阴险。

他直接告诉孟野他的攻法,并且很大度地说“也可以逃”。

这让孟野对此人印象瞬间降了很多,要在以前,他妥妥地以为这个残疾老头是好意让他躲开以免受伤。

这些天跟着花语柔耳濡目染地学会了一点点“勾心斗角”,他“聪明”的脑袋一下就听出来了,这老头是藐视他呢。

就像一只老猫在看手里的小老鼠。玩弄之心藏在呆萌的脸后面。

这种级别的人,众目睽睽之下弄出来这么一个牛X大招,能让人轻易逃掉?

那个大胡子在发动尖头玄铁棍的时候,都能用意识模拟铁链效果将人困在原地,这老头不会?

他达拉非5mg多少钱一盒
肌肉酸痛是不是风湿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小孩积食吃什么药
肠易激综合征的症状严重吗
云香祛风止痛酊价格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