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天命管家第二十八章破军营养

2021-01-15 03:19:59 来源: 武汉家居网

天命管家 第二十八章 破军

“您是说,我母亲还有救?”袁狩道。

“当然,我既然说出来,又何必骗你。”龙渊无奈的回答道。“其实你母亲中的火蚁毒,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东西,能将你母亲救活的方法不下数十种。”

“哗——”

龙渊又给自己沏了一杯茶。

“你确定不喝?这可是上好的猴魁。”龙渊再次对袁狩发出邀请。

袁狩摇了摇头拒绝了龙渊的邀请,现在的他可没有心情品茶,更何况从没喝过茶的他,茶的好与坏他也品不出来。

“可惜了。”龙渊道。“救活你母亲最大的难点是,你母亲最为一名普通人,根本承受不住天命师所炼制出来的丹药。”

“而我知道能让你母亲的击中丹药,所需要的草药,无一不是珍宝的存在,其中有些草药别说看了,可能有些丹道天命师听都没听说过。

凭我现在的修为根本得不到这些草药,就算得到了我也没能力炼制,所以我只能先把你母亲封冻起来,待我修为足够时,在救你母亲救活。”

龙渊一口气把自己之前的打算毫无保留的告诉了袁狩。

原本按照龙渊的计划,若他九转失败,或者袁狩对他产生仇恨,就以此来要挟袁狩,同时他可以借此引导袁狩成为天命师。

正所谓攻心为上,如果能让袁狩心甘情愿追随,那便再好不过。毕竟用这种方法虽然可以让袁狩乖乖就范,可实属下策,龙渊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用。

听完龙渊的话,袁狩双目紧闭,呆立当场,气息开始变得不稳定。

袁狩的脑海中像是走马灯一般闪过无数画面,从每次父亲平安打猎归来,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场景,再到父亲的意外去世,彩色的画面渐渐转为黑白。

母亲荷秀天天以泪洗面,但为了抚养年幼的自己,不得不佯装坚强,天天冒着危险入山林采药。

画面再次一转,母亲被火蚁叮咬,一病不起,日日夜夜被火蚁毒折磨,无声的画面传来母亲痛苦的惨叫声。

袁狩不知不觉已经泪流满面,画面一直定格在母亲倒在他怀里,含着微笑闭上了双眼,安然逝去。

短短几息的时间,袁狩就像是把自己十五年的人生再过了一遍。

渐渐袁狩身上散发出一种玄妙的气息,只是站在那里,就有种无比和谐之感,似乎他的存在是天经地义般。

在袁狩皮肤上升起淡淡毫光,如水银般流转,少顷,袁狩整个人被镀上一层银光。

“他正在点星。”

<结果主场米利托的绝杀、客场斯内德的任意球破门p> 玉老也被袁狩的异状给唤醒。

“嗯。”

不用玉老说,龙渊也知道。他早已运起斡旋造化时刻观察着袁狩。

在袁狩头顶上空的那层心障已经消散,袁狩被遮蔽的本命星也终于显露出来,与袁狩身上的毫光相呼应。

正如龙渊所说,以袁狩的天资,早已可以感应到本命星的存在,只因他母亲的病,让袁狩心中产生魔障,将他的本命星蒙蔽,才导致袁狩一直都没有点亮自己的本命星。

现在心障尽去,袁狩历经苦难,再加上心境遭遇大起大落,天命之气可谓是厚积薄发,毫不费力,就与本命星建立了联系。

“有人在点星,会是谁?”

正在疗伤的梁军,有所感应,缓缓睁开眼睛。

“那个方向我记得应该是龙渊家吧同比累计下降13.39%。北汽福田和厦门金龙分列四、五位!”

陈师也从梦中被惊醒,心中有些疑惑。

毕竟龙渊早已点亮本命星,现在从他屋内有点星的波动,这说明龙渊的屋内还藏有一个人。

“轰!”

龙渊心神响起轰鸣。

只见袁狩身上的流光,脱离身体的束缚,冲天而起,直奔本命星而去。

原本与周围星辰没有差别的本命星,在这道从袁狩身上飞离出来的流光加持下,开始渐渐变大,散发出的光芒绚丽而夺目。

就连附近的云彩,也在本命星的映衬下,被渲染上了氤氲的光华,煞是好看。

“轰隆隆~”

“杀——”

“大风!大风!大风!”

龙渊仿佛听到从苍穹之上传来千军万马对垒厮杀的声音,其中铁血之意令龙渊心神震荡。

在斡旋造化的帮助下,龙渊的眼前出现了一支军队,数以万计的士兵身着黑甲,手持长矛巨弩,动作整齐划一,身上被一股肃杀之气包裹。

这是一支无敌之师,任何人在他们面前显得都是那么渺小脆弱,生不起抵抗之心。

在军阵的最前方,有一个人,鲜衣怒马,一手持缰绳,一手扶于腰剑柄,身后的披风,迎风鼓动,被吹得猎猎作响。

仔细一看,这人长的和袁狩是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个人眼中透露着睥睨的霸气,目光所及便是他欲征服之地。

“好一个万军之将!”

龙渊从震撼中回过神,忍不住赞叹道。

“此子了不得,没想到他的本命星居然会是名宿——破军”

玉老也被袁狩的本命星吓了一跳。

古书有云:破军之人,独坐子午二宫,性过刚,易夭折,命硬,克至亲。化气为耗,破而后立,变化于先破坏,后创建。

“他的格局如此之大,真不知是好是坏?”

玉老担忧的对龙渊道。

也不怪玉老会担忧,古往今来,凡是破军星之人,皆是天纵奇才,他们大多外表沉稳,富有心机,有主见有野心,桀骜不驯难以掌控,若为权臣,必有噬主之心。

破军的出现往往也意味着动荡伊始,天下大乱之凶兆。

“无妨,他若其心可诛,我定灭他。”

龙渊冰冷的声音,低沉而干脆,如同凛冽的寒风刮过。

“袁狩,你的人生在这一刻将会不同,你会成为我手中的利刃,为我披荆斩棘,将我的所有敌人全部斩杀。你千万不要让我失望啊!”

龙渊目光平静的看着袁狩心底长叹道。

自古以来,哪个天才不是心高气傲,龙渊也是如此,他既然敢用袁狩这把刀,同样他也有能力将这把刀毁掉。

“吼——”

袁狩低头看着自己紧握的双拳,感受着从双拳源源不断传递来的力量,口中发出野兽般的嘶吼。

从本命星投射回来的天命之气,蕴含着无边的破坏杀戮,袁狩在它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心神完全被侵占。

“哼——”

从袁狩的鼻息中喷出两股白烟,他举目四望,视野中的一切都变成了血红色,心中无数咆哮,呐喊声汇聚成一个字“杀”!

“这小子,被力量蒙蔽了心智!”

正如玉老所说,破军的力量又岂是凡夫俗子可以驾一起来看看吧。驭的。

“那我将他打醒便是,刚好我也想见识见识名宿——破军有什么不凡之处。”

龙渊却没有在意,心中甚至还有些期待。

“小子,自求多福吧!”

老城区进不来出不去 看着龙渊双眼中跳动的黑色火焰,玉老为袁狩感到悲哀。

丹媚左炔诺孕酮肠溶片吃法
济宁治疗白癜风去哪里
拉萨妇科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