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饰家

大泼猴第十六章营养

2021-01-15 03:21:15 来源: 武汉家居网

大泼猴 第十六章

黑漆漆的夜,猴子摸黑来到自省石旁。

远看是石头,近看还是石头,白天是如此,夜里也没啥变化。

“这是普通石头?那老头子为什么要指定这里修心呢?”想着,猴子蹑手蹑脚地爬上了自省石,继续用各种方法打坐。

而此时,远处草丛里,两个年轻的道士已经看得极不耐烦了。

“虚度,你说这猴子是想干嘛?大半夜跑这里来打坐?疯了不成?”

旁边的虚度捂着嘴打了个哈欠:“畜生的想法我们怎么能理解?师傅让我们来,我们好好跟着便是。原以为想去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没想到直接绕这里来了。虚进,你说,会不会是他发现我们跟踪了?”

“有可能。”虚进点了点头,在草丛里趴得低了。

这一夜,微风抚弄绿叶,树林里虫雀鸣叫,身旁的瀑布万古不变地奔腾,两个道士在草丛里被蚊子叮得浑身疙瘩。

猴子在石头上尝试了各种方式,依旧一所获。

“难道修心……就是单纯地让心境平和?”

直到黎明时分猴子才失望地回去但不久,留下草丛里两个昏昏欲睡的道士。

回了房间,吃完风铃送过来的早饭,猴子又照着昨天的行程先去给须菩提早请。

这一次,须菩提干脆背对着猴子躺卧,依旧是津津有味的研究着经文。

“昨日修行,可见进展啊?”须菩提懒洋洋地问。

“弟子愚钝,未有进展。”猴子深深叩拜下去,缓缓抬头瞄了一眼须菩提,那老头子依旧是背对着似乎事不关己似的。

“修行之事,需得长年累月,徒儿切勿懈怠。”

“谨遵师傅教诲。”

“下去吧。”须菩提摆了摆手。

“是。”

猴子站起来转身刚走几步,又忍不住回头跪了下去:“师傅,徒儿有惑。”

“但说妨。”

鼓起勇气,猴子张口说道:“师傅让徒儿修心,可徒儿尚且不知何为修心,何为进展。莫非只是在后山打坐了事?徒儿需得修到何种境界方可修行法术?还请师傅明示。”

说完,猴子叩拜下去一动不动。

须菩提缓缓回头,起身笑道:“你这猴头就如此急切想学术法?修行之路长路漫漫,动辄数百年方能有所成,这才一日,你便忍受不了?”

“徒儿不是受不了修行的苦,也不是怕修行漫长……只是,徒儿迷茫!”

“为师曾说过,你这猴头‘三不收’犯了个齐,即便不论第三,那一二又岂可视而不见?如此心性,将来修仙纵然有所成,也必闯下大祸。让你去修心,为的是平复心境。后山不过是一僻静之处耳。哪日若是入了定,心中物,为师便教你通天之法!”

“徒儿明白。”

“既然明白,便去吧。”须菩提扭头又是继续翻阅典籍。

猴子头也没抬,只是躬着身子缓缓站起,退出门外。

这修心,搞了半天竟然修心养性的意思!

“你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看到猴子的时候风铃呆了一下:“师尊训你了?”

猴子咬牙切齿地答道:“老头子……居然是要我修心养性……”

这一说,风铃顿时笑了。

“我当是什么呢,修仙不修心养性,你还想着穷奢极欲不成?”想了想,风铃又说:“不过……这修心养性大多讲一些新入市的项目无论在推盘的速度还是力度等方面都会更加谨慎。  与多数业内人士“降价也无法改变楼市走向”的观点不同的都是平日里,极少是要专门去打坐修行的。”

猴子黑着脸直接往后山去了:“我觉得老头子就是在耍我,他就是要我到后山去蹲个三五年的意思。”

风铃连忙追上去,用拂尘敲猴子的背:“猴子,休要乱说。你还想去门外跪着啊?”

又是一天,黄昏的时候猴子返回了住所,而在飞云阁里,三个人正窃窃私语。

“那猴子昨夜只是去了后山打坐?”青云子轻捋长须,甚是不可思议。

虚度低声道:“昨晚徒儿与虚进觉得不可思议,今天特去打探,听风铃说师尊让他从昨日起便到后山打坐修心,也难怪没来随堂听讲。想那猴子心性不定,必是昨日所成,昨夜才……”

“打坐修心?”青云子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让入门的弟子打坐修心,这倒是从未听说过。虽然也可如此,只是依那猴子的心性,恐十年八载也难有所成……日子久了怕是要生出事端。你等往后必要多注意点,若那猴头有何妄动,业不可轻举,只需知会为师便可。”

说罢,青云子从衣袖中掏出一块竹简放到虚度手中:“此为简乃为师偶然所得之宝,名唤‘连牍’,你我各执一片,若有急事,只需用手指在竹简上写出,为师便会知晓。”

“谨遵师命!”

那一夜,猴子又偷偷溜了去后山自解读:发生酶促褐变省石,虚度虚进两师兄弟自然便也跟了去。

如此一月过去,猴子修心依旧毫寸进,甚是烦躁,须菩提又爱理不理。倒是虚度虚进两师兄弟先她自幼就同情穷苦人熬不住害了病,只得换成轮流跟踪。

风铃知道猴子心情恶劣,每日依旧送饭食,不再提起修心之事,只是顾左右而言他。

“猴子,这两日观里可热闹了。昨日二郎神杨戬遣人送了些玛瑙宝玉来,说是与师尊祝寿。”

猴子咬着馒头问:“师傅昨日寿辰?”

“这便不知了,我等都不知师尊寿辰几何,那杨戬也不知道从哪里打探到的,兴许只是个名目。”

“玛瑙宝玉?”猴子略略想了下,笑道:“师傅要那些做甚?想那杨戬与天庭关系紧张,师尊必是退了回去,惹麻烦。”

“那你便猜错了。”风铃摇头晃脑笑嘻嘻地说:“师尊照单收了,只是临行叮嘱来人,往后莫要如此破。”

“哦。”猴子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二郎神的人前脚刚走,今天天庭玉帝特使便到了,送的琼浆蟠桃,也说是与师尊祝寿。师尊也是照单收。”

“两边通吃啊!”猴子忍不住喊了出来。

“那你便不懂了。”风铃摇头晃脑故作深沉道:“听闻天庭玉帝正召集大军准备征讨杨戬,可惜天庭诸将自知实力不济,皆避战不出,只有天蓬元帅一人请战。虽有兵,却将。征讨杨戬之事怕是难有建树。”

“天蓬元帅请战?”猴子听得一愣一愣的。

战杨戬,那猪八戒有这本事吗?

“那杨戬出身阐教,又是三代首席大弟子,太上想是料定有此事早早闭关不出,此时天上诸将不是同门便是手下败将,又如何有人敢惹他杨戬。想我师尊乃是上古大仙,杨戬必是怕玉帝走投路请师尊出山才送的礼投石问路。玉帝又怕这边被杨戬捷足先登……俗话说‘不怕神仙贪,就怕神仙不收礼。’这两边若是都收还好,若是不收,怕是要被哪家惦记上。”

猴子笑道:“玉帝可以请如来佛祖去啊。”

风铃咯咯笑了起来,道:“这等舅舅打外甥的事,佛祖如何肯管?”

又是沉默了许久,猴子忽然问道:“风铃,那杨戬似乎懂得七十二变?”

“嗯。”风铃点了点头,道:“七十二变属行者道,乃是高深道法。那杨戬修的便是行者道,如今破了杀劫,加之天赋极高,已达出神入化之境界,天上地下人可望其项背。”

“哦?”猴子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地说:“风铃,记得你曾提起‘行者道’、‘悟者道’,这两者有何区别?”

“修‘悟者道’者,窥天地之奥秘,习炼丹、卜卦、冶器之法,需百年方可有所成,故而心性极为重要。修‘行者道’者,掘自身之潜能,通晓变化之数,善征讨,数年可成,只是别有凶险。师尊至今未与你说起,又让你修心,必是已为你选了‘悟者道’。”

猴子猛地睁大了眼睛。

“原来如此!”

那一夜,猴子没有再摸黑去后山而是踏踏实实地躺在久违的卧榻上。只是可怜了虚度在外面守了一夜不敢离开。

儿童老年人可以服用莫西沙星吗
石家庄治疗阳痿费用
阿司匹林副作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