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日记

天将夜第二百七十七章夜血营养

2021-01-15 03:20:18 来源: 武汉家居网

天将夜 第二百七十七章 夜血

就在今夜.除去苏离所在的御风营.鬼渡原中无数的部队遭受了荒人已经部落军队的袭击.

一夜之间.帝国迈入鬼渡原中的部队.死伤惨重无比.

坐镇西北的两位王侯.在今夜一同下达了数条军令.整个西北边军.开始展开了属于他们的獠牙.

一支又一支的大军.开始迈入鬼渡原之中.两万漠北骑.五千血骑一同在今夜随着两位侯爷的军令.跨入了这片凶险莫测的荒原之中.

夜幕下.无妄城中.一座古朴大气的殿堂之内.一名青年男子站在一处沙盘之前.

沙盘很大.几乎占据了整个房间的三分之二.俯视而下.这便是鬼渡原以及鬼渡原之后所有的军事地图.其中一只只标注着个个部队番号的旗帜穿插在上面.那精细的程度令人发指.

殿堂之中.一名老人高坐其上.闭目养神.只有那名青年男子.正面带微笑的观看者脚下的巨大沙盘.

此刻一名军中军师将刚刚写好的一份军令交到了青年男子的手中.他打开看了一眼.略作一思考.就相应的调整了沙盘上各个部队番号的位置.

站在一旁的几名传令兵.立即将青年男子的调动记录下來.而后立马转换成了相应的军令.立马交到了门口等待的传令兵手中.而后通过不同的手段.传递出去.

高坐在殿堂之上的老人.似乎沒有丝毫的反应.只是任由这个青年随意摆弄这西北战场上的沙盘.

对于这样的任务.青年似乎非常的乐意.沒有丝毫的疲倦.一点一点的修改着一条条军令.而后通过他的手掌.将那些旗帜摆放开來.一副崭新的图案在沙盘之上分布开來.

沒有人对于青年男子做出的调动提出任何的疑问.他们只是机械的将不同的消息传递进來.而后将这里的军令传递出去.

这样的沙盘在整个漠北郡也只有两个.其中一个一直随军携带.是无双侯的专用沙盘.还有一个便是无双侯府邸沙盘.

整个漠北能够动用这个沙盘的人不足十人.能够站在这个沙盘之前的无一不是西北响当当的大人物.

如今便有一位西北正三品大将军钱百万站在一旁.看着青年的摆动.

注意到了青年的一个举动.钱百万那笑眯眯的脸上划过一丝无奈的笑意.淡淡道:“腾飞啊.你这是要把你钱叔叔的御风营全部搭上去啊.”

青年看是随意的几个军令.却是将御风营的所有队伍逼上了死路.在这样一场大规模的战争之中.自然是不会有人真正在意这样一个小细节.但是钱百万却是知道御风营如今可是有着一个特别的人物.

青年腼腆一笑.轻声道:“钱叔叔别生气.我可是准备了一条大鱼.给你们八相军.这点小问題就别挑剔小侄了.”

钱百万看了看坐在首座的那个老人.知道着同样是老人认同的事情.既然如此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青年看着脚下的沙盘.笑了笑.“苏离.很意外的名字了.沒想到今夜的突袭居然沒有死去.一名三境上品的修行者.在这样的战争之中不仅仅活了下來.还斩杀了如此多的荒人.真是令人意外啊.这一次若是你还能够活下來.我就在无妄城等着你如何.”

青年的眼中闪烁着一抹亮光.显然对于苏离.他可亲自出手了.

那名镇压西北的老侯爷睁开了眼睛.与商鞅、洛天神不同.老人就算是坐立在哪里.都有着一种难言的压迫感.双目睁开.沒有一丝浑浊.只有一种到达极致的智慧之感.

“沒有必要在这样的小人物身上付出这么多的心思.你要做的可不只是这些.百万.那两个人如今在什么位置了.”老人充满威严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

钱百万恭敬的地下自己的头颅.而后回应道:“此刻已经到达鬼渡原的边境了.在过去便是寒山了.我们的人都已经撤了回來.”

老人摇了摇头.语气平淡的说道:“容锦瑟不会入寒山的.我们的人撤了.她只会选择重新跨入鬼渡原.让荣臻的三万步卒再逼一逼.我要他们这半年的时间都留在这里.两名大修行者再鬼渡原之中进行屠杀.能够让我们的高层轻松一点.荒人既然变得如此凶狠了.我们总是要做点什么.”

钱百万浑身一颤.老人口中那平淡的话语背后.却充斥着浓郁的血腥.三万步卒再入鬼渡原.那不知道要事多少人.看着下方的沙盘.恍惚之间他似乎感觉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之气.

......

......

鬼渡原的一处战场之上.这里有着一片刺目的景象.

朝阳升起.一缕霞光宛若血色.照射在2012年我国弃风限电总量超过200亿千瓦时。储能技术应用在风电场了大地之上.那一抹血色落在了大地之上.红的鲜艳无比.

仔细看去.才会发现.这不是霞光的颜色.而是大地的颜色.这片原本漆黑的土地如今却变得血不仅没有促进作用红无比.大地像是被血色的染料洗刷了一遍.看上去触目惊心.

在这片广阔的血红之地上.横七竖八的到处散落着兵刃、盔甲、其中盔甲的样式有些不同.可以看出出自两个地方.

那一望无际的兵器.密密麻麻.令人心寒.在这些坚韧的盔甲之下.布满着雪白色的骸骨.天空之上一群巨大的食腐鸟.自高天之上垂落而下.吞噬着这些尸体上的血肉.

大量的血腥之气引來了鬼渡原中许多嗜血的妖兽.它们小心而后警惕的吞噬者眼前的血肉.

昨夜.在这里同样爆发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战斗.留下了一地的荒人、部落许映皓VS谢赫军人以及大秦军人的尸体.尸体遍布荒原之上.

在这片鲜血弥漫的战场之外.数十名荒人将一名大秦军人包围在了其中.

虽然只是数十名荒人.可是他们身上那密集的星辰却是令人头皮发麻.

眼前的这数十名荒人.修为最低的都是四星荒人.其中有着三名六星荒人.这样强大的队伍.就算是面对数千人的普通军人.也可以安然离去.然而此刻这些荒人的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剑痕.这些剑痕的气息相同.显然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被他们包围的这名大秦军人.脸上沒有任何的恐惧和无助.依旧淡定从容无比.虽然他的身上已经遍布了伤痕.但是他的眼眸依旧明亮无比.

“真沒有想到.寒山鬼族居然与荒人联手了.真是意外啊.”大秦军人看着眼前荒人身旁的一名身穿黑色长袍.将自己笼罩在黑袍之下的那道身影.

黑色的身影注视着眼前这名大秦军人.而后淡淡的说道:“这是你们大秦在逼迫我们.若非大秦一意孤行.我们也不可能出山.毕竟唇亡齿寒的道理我们还是懂得.你说呢.”

大秦的军人陷入了沉默.昨夜一战.荒人至少战死一千多人.这样的数字对于本就稀少的荒人而言.是非常巨大的.这还仅仅只是一处战场.他可以想象.昨夜在鬼渡原中不知道有多少处爆发了这样规模的战斗.他手下三千人的一个团.在昨夜全部战死.前來支援的一个营同样死光.不过部落军队同样也付出了两千多的代价.这么多的尸体才会造就了如今的这幅场景.

大秦军人深吸一口气.艰难的站起身來.而后看了看身后的国土.说道:“沒事.大秦沒有投降的军人.來吧.”

一道寒光划过.鬼族的剑气充满了阴森.轻易的吞噬了这名军人的头颅.看着那流淌的鲜血.黑袍中的男子.低声道:“不是沒有.只是你不知道摆了.”

杭州阴道炎治疗费用
梧州白斑疯医院
七台河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