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林欣禾离开新浪加入VC我是新手上路注意

2020-11-20 14:57:07 来源: 武汉家居网

林欣禾:离开新浪加入VC 我是新手上路

经历过第一波互联受国家连续的出口退税政策调整影响泡沫,林欣禾做起投资来自然慎之又慎。

“我准备开一个两三百人的餐馆,你有没有兴趣投点资?”斯坦福大学的同学问。

“好啊。”林欣禾欣然应允。

如此这般情景,是林欣禾从新浪首席运营官转变为DCM普通合伙人之前,屈指可数的几次投资经历。

离开新浪

加入DCM之前,林欣禾在新浪呆了10年时间。

“你知道,10年是个很长的时间。”半年后,再次面对同样的问题,林欣禾说,“在一个公司呆这么久,很难再有新的突破。”而压力大也是林欣禾选择离开的原因之一,“新浪高层工作压力都很大,因为每个季度都要给华尔街一个交代”。

“每天要召开各种会议,演讲,给员工打气或者处罚员工。”林欣禾说,“封闭研发产品的时候,更是没日没夜地开会。”那时,林欣禾就经常劝慰自己:人生这么短暂,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事物,何必一条道走到黑?

但离开新浪后,林欣禾并没有轻松起来。

加入DCM后的林欣禾,每周的7天时间里都处在工作状态,每周二到周日,林欣禾会去拜访或者接待事先约好的人,听他们慷慨激昂的陈词。“每天只睡五六个小时,有时甚至早餐时间都在见人。”而到周一,则是“DCM分布在世界各地的合伙人或者视频会议”。

“我们会把上周看到的比较好的项目拿来讨论。先花三四个小时,听创业者谈自己的公司和想法;再有三四个小时讨论,进行决策。”林欣禾说,“当然,大部分项目到最后都是被否定的。”

跟踪具体项目的合伙人,还有不少时间要消耗在所投资公司的董事会上:讨论市场规划、下一轮融资计划、请人来或者请人走。

有价无市?

尽管绝大多数时间都疲于拜访与接待之间,加入DCM的6个月时间里,林欣禾至今并未有实质性的投资动作。这种情况,在除互联之外的其他领域,林欣禾算是个新手

,不足为怪。然而,即便在互联领域,除了参与当当、易车等项目外,他也没有“领衔主演”。

问及个中缘由时,林欣禾称,目前Web2.0概念的互联公司要价太高,“高到即便谷歌想来收购都要掂量掂量”。

“有一点点收入就动辄上亿美元的估值,对VC而言风险太大。”林欣禾分析道,即便按照5000万美元估值进去,投资500万美元也只占到10% 的股份,下一轮融资再稀释,就算能上市,最后可能也就只剩下4%~5%的股份,按照目前国内公司去纳斯达克或纽约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时的市值规模为3到4 亿美元计算,“这些投资到时候也就只有一两千万美元的价值”。

“我还要照顾那些收不回钱来的公司。如果等4年~5年的时间我能拿到的最好回报只有3倍到4倍的水平,这是VC所难以接受的。”林欣禾说。

最让林欣禾担忧的还是互联公司的估值所折射出来的泡沫。经历过第一次互联泡沫的林欣禾,无法不对目前的现状表示深深的忧虑。对于目前互联公司的要价过高,大多数VC都有比较一致的认识。

然而,半个月前,在Google把成立不到两年的YouTube用16.5亿美元的股票收购后,一些VC开始动摇了。“大家据此认为,这些Web2.0概念的公司要价可能也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高。”林欣禾说,“而这,也进一步助长了这些公司狮子大开口的勇气。”

不过,林欣禾依然坚持自己的立场。“一个公司,靠一个概念一炮走红的可能性太小了,因为现在电视报纸各种杂音太多,人们的选择又多。但如果做一个平台,让大家都来使用,这样成功的机会就大很多。” 林欣禾认为,目前要把公司做成功,一要在服务功能上尽量做到全,最大限度地积聚人气;二要在技术上下功夫,比如做视频站,就要保证用户下载或收看顺畅,并通过技术手段节约成本;三是做好市场推广。如何选择有利时机,用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收益,主要取决于市场推广能力。由此延伸开来,林欣禾希望投资的是做平台服务的公司,而不是只产品服务的公司。

目前国内把技术、运维和市场三个方面都做得不错的公司有一些,但几乎“都要价太高”。

流行趋势

和之前“感觉每天都在做同样的事”截然不同的是,如今林欣禾感觉“每天都在学习”。看一家公司之前,林欣禾要首先研究一下对方的商业计划书,然后有针对性的请教一些专家,或者做一些调研,“不然去了也是浪费时间,人家也会觉得你很笨”。

如今,林欣禾思考最多的领域是医药、能源和汽车。“当然,教育也看,软件外包的也看。”他对医药领域的定义是“任何与健康相关的东西”。林欣禾说,在全世界的发达国家里,医药都是一个巨大的产业,而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的加速和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医药产业也会迅速崛起。

不过,崛起并不代表马上可以进行实质性投资。林欣禾认为,在国外,从昂贵的药物到基本的健康保健都有相当一部分由政府埋单,而且这套体系比较成熟,但国内情况却并非如此。所以,如果要投资医药产业,林欣禾目前看中的是与国外搭上关系的公司,比如生产出口药品的企业。“这样一来,至少你不用为谁埋单犯愁。”

能源行业正在成为很多活跃在中国的VC考虑的投资对象。尤其在无锡尚德太阳能成功登陆美国纽约交易所之后,能源领域更是倍受投资者追捧。林欣禾表示,绿色能源的开发和利用,在我国这样一个能源消耗大国里,具有举足轻重的战略意义,将会是DCM持续关注的一个重要领域。

对于汽车行业,在中国取代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汽车市场之后,一系列与汽车相关的产业成熟便指日可待了。(详见本刊2006年10月23日第36 期封面文章《汽车.com》)林欣禾认为,无论是汽车的销售还是零部件生产,或者是相关的各种服务,“甚至汽车的导航系统”,只要与汽车相关,都可能作为 DCM的投资对象。而正是这种战略考虑下,DCM决定投资易车前后用了不到三个星期。

不过,投资这些行业都需要一定的行业积累,冒然进入可能会带来不少麻烦,“你的钱可能打水漂”。林欣禾表示自己正在学习。“我知道我什么不知道。”

新手上路

在创业投资界,VC们的打法各异,有用机关枪扫射的,也有像DCM这种采用步枪点射的(详情请参阅本刊2006年第3期《影子告别pm2.5《狩猎幻想》原生态环境惹人爱武士》)。

林欣禾解释说,这跟每个人的判断有直接关系。“1996年、1997年的时候,只要是“.com”的公司,就有人愿意出钱,那时出钱的人都赚了。但到了1998年、1999年的时候,再投资互联公司的人很多都赔了,因为两三年后正好赶上泡沫。”他说,如果目前是最好的时候,那么,总有跌下来的一天。

林欣禾没有什么业余爱好,“每天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周末他会去看一些新创业的企业,“这些创业企业的负责人往往还在另一家公司上班,周末去见比较方便。”林欣禾接着说,“当然,这时候开价也比较低,你只要给个50万美元或100万美元,甚至就能占到公司百分之三四十的股份。”

看起来,被华尔街分析师们挑剔的眼光严格训练过之后,林欣禾“省钱”的基本功已经练得无可挑剔了。

(本刊户才和对此文有重要贡献)

葫芦岛牛皮癣治疗费用
辽阳白斑医院
常州治白癜风哪家医院比较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