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百科

地府代理人他妈的配额营养

2021-01-15 03:19:56 来源: 武汉家居网

地府代理人 60、他妈的配额

确认了我的高风亮节之后,雪姨和武临风对我的盲目崇拜更加加深了,雪姨挥着泪感慨着说:“我和奇哥是白手起家,当初创业时期我也跟他一起在商场上打拼过,利字当头之下,人心险恶,那些尔虞我诈的事情我实在是见得太多了,搞得我整个人心态也有些阴暗,看事看人总爱从坏处出发,总不信世上还有人真的可以做到品质高洁一尘不染。可是今天见到了大师,我才终于明白自己以往实在是坐井观天,这几十年都是白活的。”

她说得极为诚恳,想必是出于真心,但这些溢美之词搞得我脸上一阵发热。她却还没有停止赞扬,继续说道:“大师的手段,我心服口服。别的不提,光是这阴阳沟通之术,便令人叹为观止。全靠大师的妙法,现在我终于弄明白了三千的死因,也明白了奇哥的死因。为了感谢大师,我一定会按照之前所说的,为大师您成立一个大师基金,供奉大师。”

哇哇哇哇哇,大师基金也!我差一点没绷住就扑哧一声乐出来,好在小红适时站前一步挡在我面前,神态热切地向雪姨伸手道谢。

小红身材高挑,站在那里将我挡了个严严实实,我的傻笑这才没有被雪姨看到,所以雪姨依旧照着自己的思路继续说:“大师出手杀死饭香香这个贱人,替我的三千报仇雪恨,我无论怎么感谢大师都是不够的。只是我刚刚回国,还不太清楚奇哥公司目前的财务状况,还需要和财务部门沟通后才能拨款设立基金……”

她这话一出口,我咧到了耳朵边的嘴瞬间合拢,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合着说得这么热闹,敢情这位雪姨也跟她前夫一样,是个开空头支票的货呀?

我一阵晕眩,失落地简直要哭出来了。没想到我忙了半天又是装大师又是扮高人的,最后就只那也只能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日本车更实用化实用性得了这么一个结果?这位雪姨刚刚回国不了解状况,但我是门儿清,那韩奇活着的话,只要韩三千停止诅咒,他还能有东山再起的可能,可韩奇自己都去见韩三千了,这东山都没有了,还再起个屁啊?

韩奇公司的财务状况不用问也知道,四个字濒临破产。而我的大师基金也只有四个字形容空中楼阁。

我意兴阑珊地颓然长叹,小红的肩膀也一下子垮了下去。我们都清楚地看出了一点,这一次的走阴配额,又是白白浪费了。

但我们谁也没想到,这事儿并没有完,雪姨说完基金的事情,犹豫了一下,便一脸恳求地说:“我……不知道大师能不能再施展神通,让我和我那苦命的三千通一次话?”

“啊?还通话?”小红的娃娃音尖锐地响起,我估计她此刻的心情肯定不爽至极,以至于原本很萌的音色此时听来异常尖刻。

雪姨缩了缩脖子,显然是被小红吓到了,有点手足无措。她是个特别优雅高贵的女人,此刻的举止却有些像做错了事情的小女孩一般怯生生的,不知怎么,让人看着就忍不住产生了罪恶感。

小红调整了一下情绪,尽量平静委婉地说:“大师施法一次也是很耗费心力的,阴阳沟通毕竟不是随便打个那么简单。”

雪姨泫然欲泣,哀哀说:“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好挂念我那苦命的三千啊。他一个小孩子无辜被饭香香害死,心里一定有很多的委屈。而且他现在连自己的父亲都不肯见,我真怕他会一时想不开……”

小红摇头:“你也太替鬼操心了,他就算一时想不开,可作为一个死鬼,他又不会再死一次,你又有什么可担忧的?”

“呃……”雪姨被小红的话噎得不知说什么好了,越想越是伤心,于是干脆就继续抹眼泪。

她这么一哭,旁边的武临风也陪着抽泣起来,一边哭还一边用她少女特有的清澈眼神哀怨地看我。我知道她是因为与韩三千的感情好,所以爱屋及乌地关心着韩三千的妈妈,不忍心看她伤心流泪。

而我,来人间三年多,只有这么一个小姑娘是死心塌地奉我为大神大师,全心全意作我的死忠粉,别的不说,光是她方才在街上那五体投地的跪拜,就足够让我对她也抱有特殊的好感了。

所以当她小心翼翼充满恳求的眼光落到我身上的时候,我的心就不由自主一软,又是一声长叹:“罢了罢了,你们韩家的家事既然本大师管上了,那便干脆管到底吧。雪姨,你不要哭了,本大师这就替你接通韩三千。”

雪姨眼睛一亮,立刻朝我跪了下来,磕着头说:“多谢大师!”

她冷不丁学武临风来这一手,直接把我吓了一跳我是真的膝盖直直地跳了起来往旁边蹦着躲开了她,慌乱地说:“你是要跪着通话么?这个姿势很难接通呢!”

小红一伸手就把雪姨拉了起来,把她塞回椅子上坐下后,摇着头叹气,小声对我说:“加上武临风,这韩家一家子来来回回浪费了我们五次配额,这还幸亏这家子人总算是死得差不多了,要是他们家人丁再兴旺些,老板你的三十六次配额都不够他家聊的……”

她这么一说,我也是有些后怕了,拍着胸口赞同说:“是啊是啊,幸亏这家人总算是死得差不多了……”

我们这么小声讨论着,一起鬼鬼祟祟地用欣慰的眼神去看那雪姨,她正虔诚地看着我,大概是在等待我做法呢,见我们眼神古怪地打量她,还以为我是想改主意了,眼圈一红,眼泪刷一下就又流了出来。

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位雪姨应该是刘雪华附体,那眼睛跟自来水龙头似的,根本就是随开随流泪水啊。<坚忍不拔的代名词/p>

既然这位雪姨不再是大金主,那么这一次阴阳沟通,我也懒得再装神弄鬼,随随便便掏出符箓,打着哈欠就随便拿个打火机点燃了。

路人甲乐呵呵地对我说:“看来生意不错啊,这么快就又有客人上门了?”

我气哼哼地抱怨:“不错个屁!来来回回都是这家人!”

去年8月份

路人甲惊讶地问我:“哪家呀?”

我更没好气了:“还能哪家?韩家!”

路人甲呵呵呵呵了好一阵,半天才勉强忍着笑问我:“那这一回,是要找韩奇啊还是韩三千啊?诶,对了,他家还有个叫饭香香的女妖精,昨天也下来了,那魂儿还在妖孽羁魂部拘着呢,你不是要找她吧?丑话说在前面,那妖精的魂不归我们部门管,你要找她通话还得另外打报告找对口的单位接洽。”

我真不明白地府怎么会找来路人甲这种话痨当引魂卒,当老板的难道不是都希望自己的员工工作时间正经工作从不唠嗑的么?阎君大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我心中纳闷,但路人甲却毫无察觉,犹自滔滔不绝地侃侃而谈,完全不在意我的回应,也根本不需要卢旭东后来每次进菜时我的回应。

我忍无可忍打断他的絮叨,直接向他说:“我要找韩三千。”

“哦?那这次你的走阴配额是用给谁的?”

“他妈的。”

“小白,你对我有什么意见你可以直接提,咱不兴骂人啊!”

这夹缠不清的引魂卒,终于成功地让我将满腔的不爽全部爆发了出来,我用尽了所有力气吼过去:“是他妈的配额,不是他妈的骂你!”

路人甲被我这一声充满戾气的大吼吓得傻了,我吼完之后只觉身边一片死寂,想着自己目前是一缕魂魄出窍的状态,没有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去,便不由得有些害怕,试探着好声好气地问:“路人甲?曾志伟?你还在不在?”

我喊了好几遍,这家伙方才用受伤的声音回答我:“唉,打不死的小白,我的人还在,可是我的心,已经被你吼碎了……”

长沙治男科医院哪好
四川成都治疗肝硬化的医院
沈阳治疗男科好方法
本文标签: